最高转会费可达1亿欧元,外界或许想不到,8个月前险些以2000万欧元加盟德甲球队勒沃库森的乌克兰新星穆德里克,在这个冬窗期突然以创纪录的转会费加盟了英超豪门切尔西,这让穆德里克的母队顿涅茨克矿工再度赢得了一笔不可思议的高额转会收入。

其实近十年来,自顿涅茨克矿工走出的高价球员不胜枚举。其中,不少球员日后成为征服五大联赛的超级球星,当然也有部分球员成为足坛尴尬的水货,唯独这一切都不能掩饰顿涅茨克矿工早已成为媲美葡超球队的崭新“黑店”。

早在1936年5月,顿涅茨克矿工俱乐部便已成立,最初参加早期的苏维埃冠军联赛,并在乌克兰独立后开始参加乌克兰国内联赛。不过纵观历史,顿涅茨克矿工在成立后的前60年间并无太多成就,直至本土亿万富翁阿克梅托夫于1996年强势接管了这支球队。

阿克梅托夫的财富足以媲美前切尔西老板阿布,但是矿工家庭出身的他却有完全不同的理念,即“绝对不会投资国外球队”且把矿工视为心中唯一的主队。成为矿工主席后,阿克梅托夫投入大笔资金,例如开设现代化青训学院、建立崭新球场等。于是在阿克梅托夫的投资下,矿工开始打破基辅迪纳摩在国内的垄断地位,并成为新千年来成绩最好的乌克兰俱乐部。

作为一名野心勃勃的主席,阿克梅托夫自然不会满足矿工在国内取得的成绩,并把欧洲冠军视为终极目标。不过,乌超球队显然缺乏对大牌球星的吸引力,这让阿克梅托夫不得不感慨:“乌超联赛若是西班牙或英格兰那样的顶级联赛,我才有可能为小罗开出报价。”于是,阿克梅托夫及矿工把目光转向南美,特别是那些极具潜力且希望登陆欧洲的青年才俊。

在这样的引援思路下,矿工队内的南美球员,特别是巴西球员开始喷涌,最多时达13人,近乎队内球员的一半。再随着巴西帮撑起半边天,矿工不仅在国内赛场连年夺冠,欧战成绩也是不断提升。直至2009年,矿工在欧联杯决赛击败德甲球队不莱梅后成功登顶,不仅实现了阿克梅托夫的冠军梦,也成为乌克兰国内继基辅迪纳摩后的第二支欧洲冠军球队。

此后,顿涅茨克矿工渐渐成为常年征战欧冠正赛的崭新力量,2010-11赛季时曾闯入八强。这就不难理解,当矿工在欧洲足坛的名气越来越响,队内球员的知名度和身价也就跟着水涨船高——特别是通过欧冠赛场这个最佳的“验货”舞台,矿工球员开始受到欧洲豪门球队,乃至金元时代中超球队的关注和追求。

待到乌克兰国内形势于2014年左右开始改变,背井离乡的顿涅茨克矿工出现了球内球员的思变情绪,于是球队彻底开启了球员出售的大门。只是看到麾下球员受到诸多豪门的竞争,矿工深知自己拥有坐地起价的资本,这就让高价转会渐渐成为常规操作——矿工的这一系列做法,是不是同波尔图、本菲卡等葡超“黑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

成为世界足坛的“黑店”,仅靠欧战成绩显然不够,在转会市场建立良好口碑更为重要,至少要让诸多买家深信矿工球员“贵,有贵的道理”。对此,诸多离队球员在新俱乐部的出色发挥渐渐产生了示范效应,特别是这些“先辈”历经乌超特殊环境所磨练出极强适应能力和应对困难能力,让矿工的“黑店”要价渐渐得到潜在下家的认可。

首先,提到矿工历史上的最佳外援,当属被球迷票选为最佳的费尔南迪尼奥。早在2005年,慧眼识珠的矿工就以780万欧元的转会费把年仅20岁的费尔南迪尼奥招致麾下,并且迅速树立为场上核心。在矿工效力8年间,费尔南迪尼奥带队拿下13座冠军奖杯,个人荣誉更是无数,直至2013年以高达4000万欧元加盟英超劲旅曼城。

看似费尔南迪尼奥加盟曼城时已经28岁,但是他在这支人才济济的英超冠军球队又效力了长达9年之久,更是渐渐接过了曼城的队长袖标。可以说,作为矿工最早引进又高价离队的巴西外援之一,费尔南迪尼奥充分证明了曼城支付的4000万欧元转会费物有所值,进而为矿工的“黑店”模式做了最佳背书,这或许是费尔南迪尼奥为矿工所做的另一重要贡献。

其实就在费尔南迪尼奥加盟曼城前几个月,还有一笔交易引起巨大轰动,那就是矿工以高达3500万欧元转会费将巴西边锋威廉送至俄超土豪安郅。其实,威廉在巴西国内成名很早,矿工于2007年在其19岁时便以1900万欧元成功签下。此后,威廉的身价不断上涨,后期加盟切尔西后更是成为球队“大腿”,如此表现完全验证了矿工球探的独到眼光。

除了南美球员,矿工在崛起过程中也未忽视本国联赛涌现出的新星,姆希塔良便是代表。2009年,20岁的姆希塔良加盟顿涅茨克冶金。仅过1年,矿工便以585万欧元的转会费自同城对手签下了这位亚美尼亚球星。此后历经3年培养,姆希塔良于2013年以2750万欧元转至另一支球星加工厂多特蒙德,再到2016年以4200万欧元加盟了曼联……

可以说,2013年正是矿工的开店大喜,尝到甜头后更是在“加工”球星方面深谙其中。2015年,为“罗贝里”物色接班人的拜仁,以3000万欧元签下矿工的巴西边锋科斯塔。对于一贯精打细算的拜仁而言,这笔交易的争议程度可想而知,但是穿上拜仁战袍的科斯塔立刻让外界闭上了嘴,两年后转至尤文图斯时甚至让拜仁在转会方面至少净赚1500万欧元。

当欧洲豪门通过矿工球员尝到甜头,金元足球下的中超球队也开始介入,国内球迷最熟悉的莫过于江苏苏宁于2016年以高达5000万欧元转会费签下了巴西攻击手特谢拉。特谢拉于2010年加盟矿工时的转会费仅600万欧元,在诸多老大哥离队后晋升核心,并收到利物浦、切尔西等队的邀约,但是矿工的态度是“开价高者先得”,于是当时的中超标王诞生了。

高价卖出的球员不仅打出身价,甚至通过出色表现继续涨价,进而让新东家也能大赚一笔——如此多的成功案例自然让矿工球员成为转会市场的香馍馍,以至于矿工队内每次涌现一名超新星,便会迅速成为各路欧洲豪门考察和抢购的对象。不过,有喜就有忧,出自矿工的球员当然也不乏失败的“水货”。

例如曾在欧冠赛场“五子连科”的阿德里亚诺,是梅西后第2位在欧冠单场打进5球的球员。不仅如此,自2007年于20岁加盟矿工后,阿德还凭借高超射术成为队史最佳射手。直至2015年,阿德以1400万欧元加盟意甲豪门AC米兰,并穿上传奇色彩的9号战袍。然而他在米兰毫无亮点,期间加盟苏宁时突然不欢而散,直至2年后免费去了莫斯科斯巴达。

此外,2018年加盟曼联的巴西中场弗雷德也是极具争议,毕竟他的表现并未证明曼联投资的5900万欧元转会费达到效果,如今在“德转市场”的身价则已跌至2000万欧元。不过,这一切均未改变矿工通过“买入新人+重点加工+高价出售”的运营模式,甚至球队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南美球员,进而放大至本土才俊和东欧新秀。

直至这两年,随着乌克兰国内形势愈发严峻,矿工队内培养的诸多外籍新星不得不“组团离队”。去年夏天,攻击手内雷斯以1500万欧元加盟本菲卡、后卫多多以1450万欧元加盟佛罗伦萨,此外还有安东尼奥加盟拉齐奥、费尔南多加盟萨尔茨堡等,于是矿工几乎在这个转会窗口过后几乎只剩一众“户口本”。

纵然如此,多年深耕青训的矿工依然展现出十足战力和韧性。去年10月中旬,矿工在欧冠赛场迎来卫冕冠军皇马,首发中有10名乌克兰本土球员,其中8人出自本队青训。同时,11名首发球员中仅有1人年龄超过26岁,却有多达7人为U23球员——就是这样一支青年矿工,展现了本季欧冠最为神勇的表演之一,最终以1-1战平了强大对手。

再看本季欧冠小组赛,这支崭新的矿工确实踢出了令人震撼的表现,例如首场小组赛就在客场以4-1大胜莱比锡,以及在主客场两度战平凯尔特人。要知道,矿工如今只能通过长途公路进出乌克兰,而欧冠主场比赛则要设在本土以外。如此困难条件,并没有击倒这支球队,反而是让一众青年才俊彻底释放了自己的潜力。

作为这支矿工队内的佼佼者,穆德里克已然成为球队象征,本季6场欧冠小组赛贡献了3粒进球、2次助攻的绝佳表现。要知道,德甲球队勒沃库森在去年5月险些以2000万欧元签下穆德里克,而这位超新星如今在“德转市场”的身价已由当时的900万欧元上涨至4000万欧元,追求者也变成了AC米兰、阿森纳等豪门球队。

直至近日,当切尔西突然介入并把转会费提升到最高1亿欧元时(固定7000万欧元+3000万欧元附加条款),矿工再度品尝到球员加工厂的最佳回报,由此收获了队史最高的转会收入。当然,切尔西的报价确实有些“疯狂”,穆德里克接下来的压力可想而知,必须承担起帮助蓝军走出泥潭的重任。

与此同时,这笔交易的诞生也预示着外界环境并未阻挡矿工在转会市场的照常营业。目前,矿工队内的其他青年才俊,例如21岁的门将特鲁宾、20岁的中场小将苏达科夫、乌克兰U21攻击手西坎等球员均已得到豪门球队的关注,极有可能成为矿工“黑店”在下个转会窗口的新惊喜。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